快捷搜索:   

17岁少年工厂实习坠亡:生前遭遇“旷工开除”警

 

原标题:17岁少年工厂实习坠亡:生前遭遇“旷工开除”警告

来源:北青深一度

采写/陈冬艳 刘紫荆

编辑/刘汨

孙铭坠亡的地点

在学校的组织下,17岁的湖北少年孙铭来到深圳一家电子设备厂,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实习。过程并不顺利,他的胃病犯了,眼镜也摔坏了,几次请假都被记作“旷工”。

6月25日上午,孙铭收到了来自班主任的警告,如果再有“旷工”,将会被学校开除。警告发出20分钟后,孙铭从宿舍6楼坠落身亡。据孙铭家属透露,事发后,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,并承诺会对相关方面调查追责。

旷工和警告

刘杨和孙铭是发小,也是汉江科技学校的同学,两人一起来到深圳实习。最终,刘杨也成了第一个发现孙铭坠楼的人。

刘杨回忆,在连续上了多天夜班之后,孙铭已经有些“盯不住了”,白天大部分时间用来补觉、不吃午饭,期间孙铭犯了胃病,而且眼镜也在干活时摔坏了。事发前一晚,孙铭告诉刘杨,自己当晚要请假休息,第二天可以腾出时间去修理眼镜。

6月25日早上7点左右,刘杨和舍友结束夜班回到宿舍,此时孙铭还在熟睡。根据刘杨的描述,在8点左右,两位老师来到宿舍,叫醒了孙铭。“老师警告了孙铭,昨晚已经是他第四次旷工。”根据学校和企业的规定,旷工四次会被开除学籍。

孙铭向老师解释,自己已经向工厂拉长请了假,并去老师宿舍写下了《情况说明》。根据这份说明的内容,事发前一晚的7点10分左右,孙铭去了工厂车间向拉长(工长)胡某军请假,经过胡某军的口头同意后,把请假条放到了胡某军的办公桌上。

写下情况说明后,孙铭回到了宿舍。约二十分钟后,他接到了班主任程某的电话。刘杨记得,孙铭当时开了免提,“班主任在电话里还在问他,为什么没有好好上班,为什么会被记旷工。”

除了电话警告,刘杨提供的班群聊天记录截图显示,程某分别在当天上午9点52分和10点13分在群里发布了两条关于孙铭旷工四次的通报,并称再有下次便坚决开除。

当天上午,孙铭的父亲孙友海也收到了程某发来的微信。“孩子班主任告诉我,说孩子旷工已经四次了,再旷工就要开除了。”孙友海说,就在前一天,孙铭确实告诉过他,眼镜坏了想要请假。

收到程某的微信后,孙友海按捺不住担心,拨通了儿子的电话。“电话里就听着他的声音有些疲惫,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上班时间长,夜班受不了,头晕头疼。”孙友海怀疑儿子受了欺负,孙铭只说自己头晕,最终以不方便说话为由挂断了电话。

在那通电话中,孙友海鼓励儿子再坚持一下,把眼镜配了以后,坚持工作完这三个月,就可以拿到高中毕业证。因为知道儿子毕业后想当兵,他便告诉孙铭,拿到高中毕业证才能应征入伍。

孙铭在六楼宿舍的阳台和父亲通话,刘杨注意到,孙铭挂掉父亲的电话后并没有回房间,他便去阳台问孙铭怎么了,孙铭回复他“没得事”。

长时间一起生活,刘杨和孙铭养成了一定默契。知道孙铭心情不好,刘杨就陪他趴在阳台上抽烟,两人都不说话。直到刘杨的烟抽完,孙铭让他回屋给自己“取点卫生纸”。事后,刘杨回忆起来,认为当时孙铭“应该是想把他支开。”

上午10点28分,等刘杨再回到阳台上时,孙铭已经躺在楼下。刘杨在阳台上愣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后边穿衣服、边打120边跑下了楼。“我到他身边的时候,他都有动弹。”直到救护车将孙铭运走,刘杨一直守在他旁边。

随后,孙铭的父亲孙友海接到医院电话,医生建议停止抢救。中午12点01分,当地派出所打来电话,孙友海正式收到了儿子的死讯。

孙铭在深圳期间的工牌

拿到那张毕业证

公开资料显示,汉江科技学校是十堰的一所中等专业学校,分设有幼师、护士、计算机、汽修等专业。2021年6月1日,该所学校的家长群里正式发出通知,将组织学生前往深圳实习。

当时正是广东疫情的高峰期,孙友海所在的家长群里,部分家长表现出了担心。根据当时的聊天截屏,一位学生家长表示:“深圳没有保障,还是呆在十堰吧”,随即被班主任提醒“希望你说话负责任”。另一位家长直接在群聊中回复不想让孩子去实习,“我自己的娃自己负责”,也被班主任坚定拒绝:“不行,三年教学规定,社区实践必须参加”。

“班主任的意思是必须去,不去完成不了学业,拿不到毕业证。”孙友海说,班主任在家长群的回复态度坚决,称除非学生身体有缺陷,不然必须参与本次实习。

6月10日,汉江科技学校计算机专业二年级两个班级,共计90余名学生前往深圳,他们最终抵达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,在这家电子设备生产企业开始实习。

在车间里,孙铭主要负责搬运箱子,而且大多是夜班,他很快就吃不消了。刘杨回忆,6月14日晚,由于孙铭选择留在宿舍睡觉,没有向拉长请假,第二天便被记了旷工。刘杨印象中,由于14日前后旷工的学生人数比较多,那天之后,关于实习的管控变得更为严格,“班主任规定请假必须要有假条”。

6月17日晚,刘杨看到孙铭在宿舍捂着肚子干呕,知道他胃病又犯了。据他了解,孙铭曾经因为胃出血做过手术,自此肠胃变得非常敏感。持续夜班让孙铭饮食不规律,但他没能及时吃药,只是叫刘杨早上回来带杯牛奶。那一晚,为了避免被记旷工,孙铭先去找了拉长请假,然后回宿舍休息。

凌晨零点之后,刘杨见到了和孙铭在同一条流水线工作的另一位同学,“他也跟拉长胡某军说后半夜请假。”随后,刘杨听到胡某军对该同学说:“你们想上就上,不想上就向上面报告。”但次日早上,值班老师找到孙铭,告诉他,昨晚他和另一个同学依然被记成了旷工。

此次实习过程与毕业证挂钩,压力随之而来。孙友海提供的截图信息显示,6月19日,一位老师在“19计算机二班实习群”中发布通报称:袁XX因到企后无故旷工2次,通过教育仍不思悔改,于6月17日下午已被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删除学籍,不再为该校学生。刘杨等几位同学也向深一度证实了这条消息,他们的感觉是“挺吓人的”。

即便如此,难以适应夜班的刘杨等人还是产生了请假休息的念头。刘杨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,6月21日晚上10点22分,刘杨给孙铭发信息说:“要不后半夜请假吧。”于是刘杨、孙铭等三人向各自的拉长请假,后半夜一起回到宿舍休息。但据刘杨回忆,第二天只有刘杨请假成功,孙铭和另一位同学仍然被视作旷工。

十多天的实习里,孙铭的数次请假被登记为旷工,当第四次“旷工”出现后,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事发当天,刘杨在公安局见到了来做笔录的拉长胡某军,据刘杨转述,胡某军对警方称,自己在6月24日确实写的是孙铭请假,而非旷工。

刘杨认为,工厂提供给家属的孙铭的打卡表存在很大问题。他清楚地记得,他和孙铭在6月12日已经被安排上夜班,但表中仍然显示孙铭在白天有四次打卡记录。所以他并不确定表格中6月24日晚的“请假”记录是否值得相信。

一位前往深圳处理相关事宜的孙铭家亲友表示,结合搜集到的各种信息,包括孙铭曾多次被记旷工,同学还曾听到孙铭抱怨“拉长搞我”,他推测,这些因素都与孙铭的坠亡有关,“到出事前两个小时,各方面都在密集地给他施压,之前请假又觉得被针对了,可能他一时心里受不了。”

班主任对孙铭“旷工”的警告

十四块钱,十一个小时

除去孙铭生前的遭遇,汉江科技学校所组织的这次实习,在其他多个方面也遭到了学生和家长的质疑。

孙友海提供的群聊截图显示,实习开始前,班主任程某给出的地点是深圳南山工业园区,并表示学校和企业已经联系完备。他向家长们解释,孩子正常的工作时间为8个小时,加班两小时;实习工资正常情况在4000元以上,由企业直接向学生发放。

刘杨记得,进厂的第一天,他们便从班主任和驻厂老师口中得知,学生来这里工作每个小时的工资为14元。当时,在厂的正式员工时薪为27元,同一个车间的老员工悄悄告诉他,“学校应该是黑你们不少”。同班同学周晓也表示,在与同一条流水线的小时工的攀谈中,对方告诉过他:“我们厂的小时工都是26块钱一个小时。”

工作时长也与程某通知时所说的不符。“刘杨和孙铭上夜班的时间是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,我的是晚上6点45到第二天6点45。”周晓回忆,每次夜班中间会有1个小时吃饭时间,在他们工作的十多天里,每天的工作时长都在11小时左右。事发后工厂提供给孙友海的打卡记录也显示,从6月13日到24日,孙铭工作时间通常为晚上7点到早上7点。

在周晓和刘杨的回忆中,自6月12日入职以来,除了当天是白班,截至孙铭出事前,他们都在上夜班。“前半夜勉强能支撑住,后半夜几乎‘眯着眼睛干活’”,刘杨这样描述自己上夜班的状态。据他回忆,不仅实习的学生难以调整生物钟,在厂的老员工也会忍不住打瞌睡,然后被巡逻的保安叫醒。

学生们高强度的工作时长背后,实习内容则更像是在流水线“打杂”。孙友海从工厂处了解到,孙铭前后换了三次岗位,第三次是搬运货箱,每个箱子大约有半米高,里面装满了线路板,重量在十公斤左右。“孩子跟我说手指头都磨破了,我就问他干什么,他说搬箱子。”孙友海当时就感到疑惑,儿子是计算机专业的,实习工作怎么是去搬箱子呢?

周晓也没有固定的实习岗位。最开始他负责检查货物底板,后来是在流水线上捡板、装箱,再后来他也到了楼下仓库搬箱子。“我前一个岗位才弄了十几分钟,都没熟练,就让我跟旁边的人交换。”周晓回忆,最多的一次,他一晚换了三次岗位。据他了解,同校的康复、护理专业的同学实习都在医院,幼师专业则会去幼儿园。只有计算机专业去到了电子厂,“我感觉这个工作跟计算机没啥关联。”

更多的疑点出现在劳务合同上。孙友海向北青深一度记者提供了孙铭签署的劳务合同,在合同的计时工资一栏,手写的数字是2200元/月。这一数目与每小时14元的薪资、每天11小时的工作时长相差甚远。合同显示,计算机专业学生的工作地点在深圳宝安区,并非班主任此前所说的南山区;用人单位也并非孙铭工作所在的深圳市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,而是深圳市兴业劳务派遣有限公司。

综上种种,已经明显有违教育部、人社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的《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》,这份规定中明确要求:学校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有偿代理组织安排学生实习,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。

据深一度记者了解,此次并非汉江科技学校第一次出现跨省实习事故。早在2019年4月25日,一名汽修班的高三同学曾经因意外在东莞一电子厂宿舍楼坠亡。

法院判决书表明,该校将实习学生交给深圳市杰源人力企业资源管理有限公司,该公司在没有通知学生家长的情况下,将学生从惠州市某汽车电器厂擅自安排到东莞某电子有限公司实习,直至事故发生,家长都对这次转移不知情。

判决书中原告诉称,东莞领丰电子有限公司没有任何专业人员指导学习技术,而是由公司安排到车间从事体力劳动,劳动时间同样长达12到13小时。最终,法院裁定校方在本案中对原告各项费用损失承担30%的责任比例,赔偿学生家属各项费用236730元。

孙铭与劳务派遣公司所签订的合同

“说好一起去当兵的”

出发去实习的那天,是孙铭的17岁生日。和其他望子成龙的家长一样,孙友海希望孙铭能够读好书,所以特地在他的“名”字旁边加了金字旁,寓意“金榜题名”。

“我打了一辈子的工,就希望孩子过得比我好。”孙友海说,孙铭的中考成绩并不理想,当初选择计算机专业,就是考虑到孩子可以学一门时代需要的技术,将来可以“坐办公室”。但他没想到,儿子的第一份实习,也成了最后一份实习。

据孙铭家属透露,事发后,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,责令公司方先行支付一笔赔偿金给家属,此次实习也已终止。政府相关部门承诺,后续将按照程序对涉事企业、学校、中介公司分别调查追责。其中学校涉及的问题,可能会由深圳方面发函给湖北。截止发稿前,深一度记者尝试联系涉事的校方和厂方,均未获得回应。

7月初,孙铭的骨灰被家人从深圳带回了湖北十堰老家。“我俩说好了要一起去当兵的。”在周晓的印象中,孙铭一直是一个沉稳的朋友,早在2020年下半年,他俩就约好了一起报名参军。

刘杨也回到了十堰,他帮着孙铭家人料理了后事,之后一直在家中隔离。家人问他还想不想继续在这所学校上学,他犹豫了。

“这两年跟他(孙铭)几乎是寸步不离。我确实不想回到那个环境去了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均为化名)

声明: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